寿苏: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_光明网
作者:高莹(石家庄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  【编者按】  故宫博物院正在举办的“千古风流人物——苏轼主题书画特展”,从多个视点介绍展示苏轼这位文明名人在前史上的风貌。苏轼在生前死后遭到广泛推重,尤其是在历代文人墨客心目中位置极高,由此还构成了一种特别的文明现象——“寿苏”,即留念苏轼诞辰。这种活动一向延续到民国时期。本文就从一件文物下手,抹去前史的尘土,将这段往事从头展示出来。  北京卓德2012年周年庆艺术品拍卖会上,笔者有幸看到一部民国写本《邵章书甲子年冬东坡生日和姚芒父》诗二首。这一写本尺度为129×45cm,画心装裱传世。这份异样的“寿苏”(留念苏轼诞辰)文献,揭开了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寿苏”文献诠释  展读之下,潇洒不羁的诗文映入眼帘。原文两首诗及后记迻录如下:  生皆丙子伤磨蝎,独解莲庵一祀公。拄杖敲门佳客至,捣香筛辣世机同。酒间腰笛歌无曲,画里煎茶笔有功。(小字注云:芒父是日饷诸客苏诗画扇,余得《汲江煎茶》诗意一柄。)岁暮饥寒聊自忍,常州许住未羁穷。  《邵章书甲子年冬东坡生日和姚芒父》?作者供图  诗人今天真迟算,一勺寒泉更荐公。且喜斋厨萧寺净,微怜旬食冷衙同。岁除可有分酥赠,(小字注云:公泗州除夜雪中,黄师是送酥酒诗二首,即元丰甲子。)文僿惭无写物功。(小字注云:公年五十三,书诗人写物之功,时遇余齿适及。)四十九年吾不再,苍颜相对漫嗟穷。  跋曰:甲子冬天,芒父先生约武进袁珏生励准、湘乡陈翼谋士廉、山阴陈半丁季、钱唐杨琳、苏晋,于东坡生日小集莲花庵。芒父有诗感时伤遇,有“四十九年看欲尽,才留旬日为尸公”“人世丙子长磨蝎,未信予生独命穷”句,余和其韵广之,珏生、翼谋、半丁皆丙子生,余与拜苏齿稍长,钝根箭锋与世相溷,不自知其老之将至也。东坡有知,得无恠其结习未空否?书以示我,芒父为一粲计耳。伯蓣邵章记于万松兰亭斋。  从上文可知,以芒父(即姚华)为首,相约邵章、陈半丁、袁励准、陈翼谋、杨林、苏晋一起雅集于其书斋—莲花庵。这一天是苏轼的生日,即阴历十二月十九日。后记所云“甲子”即1924年。两首诗是邵章(1872-1953)对姚华(1876-1930)的唱和之作。即在留念东坡诞辰的“寿苏会”上,姚华从前写诗为志,其中有诗句“四十九年看欲尽,才留旬日为尸公”“人世丙子长磨蝎,未信予生独命穷”,邵章唱和并手书诗卷,笔法洒脱以传世。  邵章是近现代藏书家、版别目录学家、书法家,写本上钤印的“万松兰亭斋”,是邵章的斋号。姚华是清末民初闻名的戏剧理论家,在诗词书画方面均造就深重,被誉为一代通人。姚华视界开阔、性格深重,旅京二十余载,前后参与诗词结社,与其阅历民国前后的年代风云和坚毅前行寻求光亮的心灵之曲相照应。1924年是姚华人生的要害年份。这一年他在北京活动丰厚,除掉寿苏聚会,还与陈半丁、王梦白等在樱桃斜街的贵州会馆开设画会。又适逢泰戈尔来华,两位诗人互表爱慕,静坐而笑。当年十月,姚华依据郑振铎的译著,将泰戈尔的《飞鸟集》演绎为五言古诗,显示了极为熟练高超的古诗文造就。  回忆邵章的诗卷,开篇的“磨蝎”寄寓生平行事常遭波折之意,这一星相学含义的典故来自苏轼。《东坡志林》中论及韩愈颇受诬蔑的身世,苏轼借用星座说:“退之磨蝎为身宫,而仆乃以磨蝎为命。平生多得谤誉,殆是通病也”,很有些与韩愈同病相怜的意思。与此相似,姚华、邵章二人感时伤遇、互为唱和,可以充沛印证二人联系交好。这些唱和诗也会聚到“寿苏”的前史长河之中,结成一道历代文人慕名苏东坡的风景线,与那些因崇拜苏轼而制作的画像、画作构成互文,为晋级苏轼研讨供给了更为精准丰盈的文献资料。  “寿苏”文明溯源  “寿苏”活动在前史上由来已久。  苏轼在生前死后遭到广泛推重,尤其是在历代文人墨客心目中位置极高。其门人黄庭坚就曾把教师的画像挂在家里供奉。元明清以来,每当苏轼诞辰,文人雅士便以“寿苏会”的方法来留念他。清代到达“寿苏”活动的巅峰。学界一般以为,清初留念苏轼诞辰的雅集,始于学者兼藏书家的宋荦。宋荦是一位超级“东坡粉”,他曾有幸购得宋椠《苏东坡诗施顾注》残本,即令邵长蘅、顾嗣立等人加以校补,命名为《施注苏诗》。康熙三十九年(1700),该书校补结束后,恰逢苏轼的生日,宋荦带领世人在姑苏祭拜,摆设苏轼生前喜欢的时鲜蔬果为供品,张挂苏轼的画像,与会者诗文唱和,奠定了后世寿苏会的大致编制方式。如,清代中叶以毕沅为首的寿苏活动。每当腊月十九苏轼的诞辰日,毕沅等人将明末书画家陈老莲制作的东坡像悬于堂上,不光亲撰迎神曲、送神曲,并且亲率幕僚门人朝拜东坡画像,恭顺之情令人唏嘘。礼毕之后的宴会上,毕沅首先挥毫作诗追怀东坡,引领来宾唱和不已。同治年间,在南京朝天宫的飞霞阁上,也屡次举办寿苏会,这成为江南地区的精致美谈而被广为传诵。  民国时期,留念苏轼诞辰的活动仍然盛大,大江南北许多地方都盛行“寿苏会”。其时的罗振玉、王国维等闻名学者,不只参与国内的寿苏活动,还曾应邀到日本赴会。大正五年(1916),长尾雨山招集学者内藤湖南等人举办寿苏盛会,会上展出了罗振玉保藏的《苏文忠公行书真迹诗卷》、北宋拓楷书《醉翁亭记》、宋刻明拓《坡仙帖》、查初白补注苏诗手稿、景宋绍熙本《坡门酬唱》二十三卷等宝贵文献。除掉艺术品观瞻,世人按例赋诗题咏,这些汉诗结集为《乙卯寿苏会》一书。1928年,在杭州的东皋园,由做丝绸、茶叶生意的杭城望族高氏兄弟支撑,近世学者余绍宋、马叙伦建议东皋雅集,除掉共绘寿苏图、同写寿苏词,还赏识沟通有关苏东坡的艺术藏品,可谓千载之下守望东坡精力的经典画面。  苏轼,向来是中国文学文明的热点话题。中外文明史上,除掉举办各种活动以留念苏轼诞辰的“寿苏会”,还有追摹苏轼的壬戌赤壁之游而集结构成的“赤壁会”。跟着中华优异传统文明的继续传承以及研讨视界的大力开辟,学界活跃开掘收拾相关雅集文献,必然推进苏轼研讨不断获得新式发展。  《光亮日报》( 2020年11月08日?12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